当前位置: 主页 > 心理咨询师培训 >

【文字稿】刘浩:疫情视野下心理咨询师职业成长之我见

编写: 时间:2020-04-09 点击:

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刘浩,很高兴和大家一起通过视频直播的方式,分享我在心理助人行当里,摸爬滚打20年来的切身体验和建设性的思考。真诚地期待,通过今天的分享,能为打算学习心理咨询准备入行的伙伴们、能为正在心理助人者的从业路上奋力探索和前行的同行们、能为希望通过学习心理咨询助力自己智慧生活的朋友们,带来一些收获

 

前  言

 

22年前,我师从心理咨询师职业化的奠基者郭念锋老师学习,一次偶然的机会陪同郭老师去四川讲学,一位当地的心理学教授,拿着一本印有国徽带着相关国家部委钢印的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证书,来询问郭老师,我们国家什么时候开始有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资格啦?郭老师回答,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如果可以,请把这本证书借给我,我去向有关部门求证。其实那是四川一家培训机构钻了政策的空子,自己贩卖的假证书。据说有关部门查证当时卖了800个,每个卖了800元。

 

对于中国心理咨询师职业化的历程而言,这个故事有些戏剧性,但在22年前,足以说明“心理咨询”这件事儿,在当时已经有了较大的社会需求。

 

而回到当下,疫情时期,我们更能感到,抗疫救命之外,心理疏导、心理援助、心理防疫越来越不可缺位。与此同时,疫情期间,人们学习的方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而各类与心理学、心理成长、心理咨询、心理危机干预有关的直播课、录播课越来越多,火爆至极,一时间我们突然选择困难,甚至恐惧,心理学成了显学、心理援助成了高频热门词汇。

 

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我们要奋不顾身地投身与此,还是要冷静思考再做行动?

 

说实话在准备这次分享前,我也心存顾虑,大家疫情期间听得各类课程太多了,我们会不会起到抱薪救火的坏功效呢?转念一想,我们即使不能救火,但也可以做点降温的事儿,让咱这行当里的人理性冷静地思考,否则,没有冷静思考,大家学这么多,真的容易消化不良,我们做点降温和助消化的事儿,也许能做到。

 

还有在此声明,本人谨遵讲师伦理,绝不在本次直播中夹带私货,带点心理助人行当和咱主办方的公货,还是可以有的。

 

好,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起  点

 

今天聊心理咨询师职业成长。

 

我想先邀请大家跳出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本身,尽力来到一个更广阔的视野去看待这个不到20岁的职业。有人说这个视野是“疫情视野”,其实不是,那有朋友说,那你为啥还扣个“疫情视野下”的帽子,其实,现在做个直播发点声,如果不和最热搜名词“疫情”搭边儿,大家也不来听啊。免不了俗。

 

我邀请大家进入的视野是从“心理咨询师”所处的行当来看它的职业成长。为啥用行当这个词,而不用行业,因为一个成熟的行业,它的生态系统也是良性成熟的。客观地说,我们要进入的这个行当是——心理助人行当,尚在成熟之中,机会与挑战并存,这个行当里所有的从业者都可以用“心理助人者”这个词来描述,“心理咨询师”是这个行当里众多心理助人者之一。

 

就像一个人,他有独立和完整的人格,很重要的关键是,他在同别人的关系中,有自己清晰的边界和领地。俗话说,立得住自己。下面我们就从心理助人行当生态系统的几个主要部分,来看看心理咨询师在其中的角色和定位,以及它与其它心理助人者的关系。这样才能厘清我们的边界和领地。

 

先说一个很大的部分

—— 社会心理服务

 

这个词在党的十九大后,进入我们的视野。社会心理服务是社会综合治理创新的一部分。这项工作推进和实施的主体是各级党委和政府,目前来看它极大地拓展了原来“心理健康服务”的内涵和外延。这项工作中的从业队伍构成非常丰富和复杂,社区网格员、社会工作者、社区卫生服务者、精神卫生工作者、志愿者、各级各类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思想政治工作者、工会妇联共青团等人民团体和各类群团组织的群众工作者、信访工作者等等,心理咨询师也一样身处其中,但作用和定位到底是什么?

 

首先,以上提到的社会心理服务系统里的所有心理助人者,都要系统地学习心理咨询的知识和技能,或者说他们有可能接受心理咨询师职业能力的入门级别的系统培训,甚至获得相关的资格证明。其次,有资格证明且有从业能力的心理咨询师可以去这个领域里应聘,俗称为公家打工。第三,以机构形式组织起来的心理咨询师们,他们主要在国家民政部门登记注册,可以成为社会心理服务政府采购的提供者或者接受政府的资助,例如北京市政府从去年开始就每年出资资助符合条件的心理助人社会组织,提供场地和设施,在社区建立50个社会心理服务站,这俗称赚政府的钱。政府采购服务不针对心理助人者个体。但我个人的体验是,2007年我的机构,经过竞标承担了全国14个县或城区的社会工作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的首次试点,在我所在城市的一个城区里,我们中标了4个项目里的2个,每个10万元的服务费/年。当时充满喜悦,但真的做下来,我的体验是太难了,赚政府的钱不好赚,为啥难?因为社会心理服务是社会公共服务,另外与我们心理咨询师竞争的其它心理助人机构也很多,僧多粥少。但的确积累了丰富的服务经验,锻炼了队伍,提升了从业能力。

 

 

再说说第二个很大的部分

—— 商业心理服务

 

服务提供者主要在国家市场监督部门登记注册,俗称公司,大多是教育咨询类的有限责任公司,有些地方可以注册带心理服务、心理咨询、心理健康咨询字样的公司。商业心理服务里,大的公司有在新三板上市的,小的就非常多了,服务范围和领域,主要涵盖教育培训、网络心理咨询、企业EAP服务(员工心理帮助)、婚恋辅导、家庭教育、职业生涯规划、儿童行为训练等等很多领域。心理助人者在这个系统里,真的是大有可为的。

 

首先,应聘其中,做心理讲师、网络心理咨询师、婚恋辅导员、家庭教育指导师、生涯规划师、儿童训练师等等,俗称给老板打工,要想成为这样的心理助人者,成长周期不会太长,对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胜任力的要求适中。其次,这些商业心理服务企业有很多都是心理助人者自己创业建立的,心理助人者一样可以创业!2000年我就作为原始创业股东之一创立了华夏心理网,其中的酸甜苦辣,冷暖自知,创业艰难百战多啊。但商业心理服务的创业经历对我个人的修炼,远胜于读一所大学的心理学本硕博。

 

再说说第三个部分

—— 职业心理咨询

 

这个领域的从业者,最大的特点就是:以心理咨询为业,主要靠心理咨询职业活动本身养家糊口发家致富,收入来源以个体心理咨询为主。

 

他们的一部分人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部分登记注册,但不叫公司,叫XXX心理咨询工作室,性质属于个体工商户;他们的另一部分人在专门提供心理服务的机构内从业,被机构聘用。他们个人的名字叫——职业心理咨询师。仅就心理咨询师职业本身而言,他们只要能活下来,不被来访者投诉举报、不违背职业伦理、不违背法律法规,都是心理咨询师职业胜任力的佼佼者。

 

要想成为职业心理咨询师,从入门级别的基础培训,到学会干活的实务训练,到理论与技能的深入精研、还要不断地完成个人成长,更要接受严格要求的专业实习和督导,才能修成正果。说实话,这样的心理助人者在咱们中国不多,每个城市有那么10几位就很不错了。在此强烈插播一个广告,4月16日和4月30日两场直播的两位老师,张晶老师就是职业心理咨询师个人开业的代表;刘志宏老师就是职业心理咨询师机构内从业的代表。而且志宏老师在一家上市的民营精神卫生医疗集团以心理咨询为业,这次疫情,刘志宏老师作为浙江医疗队心理援助专家赴武汉抗疫近50天。

 

前三个领域里的心理助人者,现实中绝大部分都是从其它专业转行而来,我们叫“横向进入”。这是目前心理助人行当里从业者的主流。但我很想说,只要我们在入门、从业阶段认真接受训练、严格要求自己,咱们古人有句老话叫“英雄不问出处”。

 

另外,我们每个准备成为心理助人者的伙伴们,不是一定必须应该要成为职业心理咨询师的,这样的人其实不多,因为付出会很多,我们千军万马不必只去“职业心理咨询”一个地方。我们在接受了入门的基础培训和学会干活的实务训练后,在社会心理服务、商业心理服务等领域里大有可为的空间巨大。

 

最后说说

—— 心理咨询专业


能称之为专业,是要从心理咨询学科角度出发来谈。这类从业者往往都在国家心理学专业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里工作,既做教学,又搞科研,以心理咨询学科的科研和教学服务为其主要专业。这是真正意义的行业专家,而不是媒体里大街上,随便可以被砖砸到的假专家。

 

这样的人,成长路径一定是从本科、硕士、博士都是心理学或心理咨询相关专业,长期接受专业和学术训练。这样的人中,同时具备真理和人格双重力量者,其实也不多。咱们可以自由地畅想成为这样的人,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总是可以的。

 

当我们从心理助人行当的生态系统,各个组成部分的功能和特点,来看我们心理咨询师职业时,我们可能发现这个不同的视野的转换,可以让我们更明确,我们为啥而来,我们结合自己的能力、意愿和资源,知道自己目前的起点,也知道自己要去往的终点,更知道在自己的领地和边界里,我能发挥啥作用,知道自己有啥没啥,自己能干啥不能干啥,这样才能做出符合自己的选择,才能在今后心理助人者的成长之路中,坚守自己,才能在这个行当的生态系统里游走而不迷失自己,才能真正与各部分的其它心理助人者彼此尊重,有规则地合作,一起为老百姓的智慧生活,贡献我们心理助人者的力量。

 

 

 

下面我们再次聚焦回到“心理咨询师”职业本身,来领略下他的职业角色,价值观,个人成长和工作方式,看看心理咨询师的职业领地里,到底有啥没啥,能干啥不能干啥。

 

这里我们说的是前面提到的“职业心理咨询师”。

 

盲目出击 VS 应需而动

—— 咨询师的职业角色

 

说说疫情期间,我们国内涌现出了大量的心理咨询热线,热线咨询师招募报名和热线执行期间的冷与热特别值得思考;招募令一发,报名的“咨询师”(所谓的)特别热,比热线还热,甚至一个咨询师能报名好多条热线,内心戏是反正宅在家里,呆着也没事儿,借此机会多练练自己吧。

 

结果一些对胜任力要求很规范的热线,拒绝了很多咨询师的申请,某些咨询师们就不高兴了,你看我满怀助人的热情,热脸怎么能遭到冷遇呢,我的心是热的啊,是好的啊,是充满爱的啊。其实,靠热情助人是无法保持持久热情的,更不能持久稳定地成为有胜任力的职业心理咨询师。

 

有咨询师真的符合胜任力要求接了热线,也有很多发现热线没有想象中那么热,心里也在想,难道他们区的百姓不需要心理咨询吗?2008年我在汶川地震做灾区心理援助时也会时常遭遇到冷与热的尴尬。

 

其实这在一定层面反映了,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角色的主动与被动的问题。

 

当我们咨询师自己的热情和愿望,已经超越了来访者的求助的动机和愿望时,这种主动就是一种控制和强加。有一种热,叫某些心理咨询师(打引号)觉得来访者应该热。我的理解,心理咨询师的主要职业角色定位是

 

“ 不求不予、有求才应 ”

 

可有伙伴说,我们《成长指南》对职业角色定义的变化,不是说在社会心理服务的大背景下,咨询师的职业角色变得更主动了吗?其实,这的确是个事实,但我们要搞清楚主动的到底是什么?是新的形势下,面对大众的心理健康普及教育和宣讲的需要我们从被动转变为主动,而绝不是敲人家老百姓的家门,主动问人家需要一对一心理咨询吗!

 

技术热情 VS 自愈力量

—— 咨询师的专业价值观

 

前两天,我和从武汉安全归来的刘志宏老师通电话,聊起在武汉一线做心理援助的感受,他最直观的感受是,到了一线,需要的不是我们曾经学过的心理咨询、危机干预等技术和方法的简单罗列,而是一定要结合当时当地的环境和服务对象的真实需求,心里时时刻刻装的是,“来访者或服务对象的需求和权益,是第一位的,我们咨询师虽然也一定有我们自己的需求和期待,但要放在服务对象的需求和权益后面。我们只可以分享自己的部分,但绝不能强加给对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对来访者需求与权益最大的尊重内化于心、把平时学的用的技术和方法真正外化于行。这里体现了我们心理咨询师的专业价值观,我们咨询师个人价值观不能超越和强加给来访者。

 

还有一提心理咨询,危机干预啊,想到的就是,用啥招数,搞定别人。炫技,就像两个会武术的人对战,一方一厢情愿地把自己学过的十八般武艺自顾自地展示一边,还不知道对方是咋想的一样。

 

疫情和所有其它天灾人祸面前,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力量面对危机,这是人类本能和传承的力量。

 

搞定别人永远抵不过

“支持每个人搞定自己”

 

奋不顾身 VS 自我关照

—— 咨询师的个人成长

 

讲个小故事,我的一个朋友是一个城市红十字心理救援队的志愿者,也是有证的心理咨询师,疫情一开始,他就开足了马力接热线,在很多社区的群里讲课,还去做社区的生活服务志愿者,本来他将近60了,这样一忙,自己累病了,疫情期间去医院就医风险大、难度大。他给我打来电话,倾述自己的烦恼,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人不能不顾自己的实际奋不顾身的牺牲,自我观照,照顾好自己,才有能力温暖他人

 

这是心理咨询师个人成长训练里特别重要的议题,学会自我照顾。

 

危机干预 VS 热线咨询 VS 哀伤辅导

—— 咨询师的工作方式

 

再说说,我个人在疫情期间对这三个热门词汇的理解。危机干预,在我理解,是急救,是心理120,它往往发生在重大心理危机经历前后,而且面对危机的来访者,如果他伤害自己的危险性和可能性经过我们专业评估很高,甚至可以突破伦理上的限制,或者说心理危机干预有自己的伦理,例如把自己个人的电话和微信留给对方做紧急联系用。而热线咨询,其实作为一种服务模式,需要长期存在,而不是疫情来了一窝蜂的上,疫情过了就悄无声息偃旗息鼓,当然热线的服务模式里,有一种心理危机干预热线比较特殊,例如文明程度越高,越倡导人道主义的城市往往都会有“自杀危机干预热线”。哀伤辅导,我的理解往往是在重大丧失(例如亲人亡故)发生后,如何协助当事人面对丧失的一个心理咨询领域。

 

这里我们看到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方式有很多种,还是那句话:要适应不同的需求。

 

诸位伙伴们,如果你选择进入这个心理助人的行当,你打算以什么身份和角色在这个行当里生存,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怎么选,都没有“对与错”,选A的人更不必去说服选B和C的人,让他们都选A。

 

那就像心理所的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上课导学时,我们上来就告诉学员,你一定要成为职业的心理咨询师,以此为业。这就是强加和说服。不好玩儿,更玩儿不长。同理,打算学了以后,进入这个行当其它领域干活赚钱的学员,也别去费劲儿说服别人和你一样。我们彼此认同对方的选择,才能在从业后,开开心心地彼此切实合作。

 

我还是强调,这个行当目前不成熟的一个可能原因,是各个系统和从业者之间没有彼此清晰的边界界定,经常越界,就没了规则,没了彼此的尊重和合作。这个行当里的很多心理助人者之间,经常互相骂战,论战,这有时候让我们这些打算入行者或者刚刚起步的从业者一脸迷茫和无奈,这不是一个助力人们美好生活的行当吗,里面的人怎么这样啊?

 

诸位伙伴,选择入门前或决定继续实践前行前,每个人都会努力想去清晰这个行当里的面貌,到底哪个角色和身份,哪个领域能保障我入行的生存和活下来。我认为这个行当的蛋糕足够大,每个领域和每个角色都足够有碗饭吃。

 

如果你没吃上,我个人的观察是:

 

1)要么你有别的行当的饭碗,你还没真心想放下,机会创业或从业者就是这样,你谁也别怨,更别怨这个行当怎么了。

2)另一个原因,你啥都放下了,投身于此行当,但你在这个行当里角色的选择与你自身的资源能力不匹配,那就需要你重新对自己进行评估和探索,再做出选择。

 

总之,如果我们投身进入心理助人行当,我们就都已身处其中,谁也别用我们自己的手去咂我们吃饭的这口大锅,而是去建设,最起码不是去破坏,这是底线。这个底线就是,无论社会心理服务、商业心理服务、职业心理咨询、心理咨询专业研究哪个领域,都有自己本领域的规则和伦理,能干啥不能干啥,我们进入之前都要清清楚楚。但无论怎样,心理助人者,有我们共同的最重要的伦理——就是带着善意善行,不去伤害!(关于伦理的部分张晶老师会在下一讲精彩呈现,不再赘述)

 

坦诚地说,在心理助人行当里沉浸22年了,这个行当没有那么高不可攀望而却步,因为只要我们不停下个人成长的脚步,心里有着助人而不强加于人,无论如何支持和陪伴服务对象搞定自己的定力。我们入门的伙伴们总能在这个最有创造力的时代,找到自己的成长路径,职业位置和从业领域,与所有同行,有界限,有规则,彼此尊重,坦诚合作,才能都有饭吃,都吃得开心。

 

但,这个行当,也没有像某些媒体和线上招生的培训机构吹嘘的那么百万年薪、阳光灿烂、前途似锦,因为进入这里,要坚守一些东西,要先搞定自己。

 

心理助人行当大有可为,但需要我们每类从业者清晰自己的边界和领地,我们才能携手共识创造相处的规则,我们才能彼此尊重,真诚合作。

 

再见!
 

公益免费心理援助热线:400-1811-525(来电者仅需支付当地市话话,不收取其他任何费用)

参加心理咨询师培训请打开链接:中科院心理所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合格证书培训

------分隔线----------------------------